虚拟人走红“Z代代”:未来虚拟人懂情感有温度

  中新社<\/a>合肥5月19日电 题:虚拟人走红“Z代代”:未来虚拟人懂情感有温度<\/p>\n\n

  中新社<\/a>记者 张俊<\/p>\n\n

  幽默心爱的虚拟人形象、顺利天然的肢体动作、温顺接近的语音互动……近来,虚拟偶像、虚拟主播等虚拟人走红网络,尤其在“Z代代”中遭到欢迎。<\/p>\n\n

  1997年出世的王典石是一名动漫发烧友,从初代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、洛天依,到虚拟人“冰冰”、虚拟学生“华智冰”,他都一直在重视。在王典石看来,虚拟人相较于卡通动漫人物,在形象和性情方面更贴近于真人,特别是互动沟通的功能让他感到别致。<\/p>

\n\n<\/td><\/tr><\/tbody><\/table>\n\n

  在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敞开立异渠道——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,虚拟形象技能研究主管何山正与搭档开发新一代的人工智能虚拟人。<\/p>\n\n

  追溯虚拟人的来源,何山以为,虚拟人的根底是最早的计算机图形学,从计算机显示图形开端,人类萌发了对虚拟人的幻想。尔后,跟着影视动画的开展,呈现了虚拟人的形象。但对业内人士而言,虚拟人需求具有三方面特征,包含具有人的外观、行为和思维等特征,具有言语、表情和肢体动作表达的才能,具有辨认外界环境、与人沟通互动的才能。<\/p>\n\n

  何山介绍,从技能层面来说,不同的场景有不同的虚拟人驱动计划,首要包含人工智能算法、真人动作捕捉等计划。以人工智能虚拟人为例,它的研制有三大难点,分别是感知才能、表达才能和认知才能。“虚拟人的研制不仅是外在形象的构建,更关键是赋予其‘魂灵’。”何山说,现在,虚拟人的开展正处于快速开展阶段。<\/p>\n\n

  虚拟人为何走红网络?青年导演齐振皓从事虚拟现实工业已有10年时刻,他以为,虚拟人在发明时被赋予了共同的形象和性情特征,它代表的是一种符号和文明,这是其可以招引“Z代代”的重要原因。<\/p>\n\n

  “虚拟人走红离不开技能的打破、用户的需求和数字经济的开展。”科大讯飞有声渠道总经理郜静文从事虚拟人渠道的运营作业。她以为,人工智能、虚拟引擎、动作面部捕捉等软硬件提高为虚拟人的开展供给了根底,以“Z代代”为代表的年轻人对视觉体会需求的提高,动漫文明、企业营销以及元世界的鼓起,都让虚拟人成为焦点。<\/p>\n\n

  郜静文表明,虚拟人可以协助人类进行重复性的作业和劳作,例如医院内的导医导诊机器人和新闻类虚拟主播;虚拟人可以成为人类的情感沟通目标,例如儿童陪同机器人;在互联网上,虚拟人还可以成为自我的表现形式,在“元世界”中刻画一个“数字兼顾”。现在,虚拟人在金融、教育、医疗、政企、文旅、文娱、工作等场景都有使用落地,包含虚拟客服、虚拟教师、数字职工等。<\/p>\n\n

  “跟着人工智能等技能的前进,未来虚拟人在形象和交互大将愈加实在天然,在情感表达上会愈加丰厚细腻,也将满意个性化定制的需求。”郜静文表明,未来的虚拟人应该是心爱和聪明的,它懂情感、有温度,可以在作业和生活上协助人类。这不仅是虚拟人的未来,也是人工智能的愿景。(完)<\/p>